这款被誉为海疆千里眼的新体制雷达之所以能无视地球曲率

坚持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我国海域监控面积的全覆盖提供技术手段以上就是官方对刘永坦院士的获奖描述。实际上,从这段描述中,相信大多数人都已经猜到了,这款新体制雷达主要的定位是对海监视。不过,相比那些受地球曲率影响,有效探测距离不过数十千米的传统对海搜索雷达,由刘永坦院士主持研发的新体制雷达,却能无视地球曲率,做到对数百千米外水面目标的有效探测和跟踪。如此远的作用距离,足以覆盖我国大部分海域与专属经济区,可谓名副其实的海疆千里眼。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除了具备超视距、远距离、抗干扰等一系列优势外。得益于相比传统微波雷达更长的工作波长,他们对采用了隐身设计的水面舰艇、以及以超低空方式突防的巡航导弹甚至隐身飞机等目标,均有着十分优秀的预警探测能力。在很大程度上讲,新体制雷达对于DDG-1000这类主要活动在他国濒海地区的隐身水面舰艇,基本上可以做到使其无所遁形。如果说我们熟知的米波反隐身雷达是针对隐身战机探测的利器,那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毫无疑问的属于面向海防领域的反隐身神器。

对于从事在科学研究一线的我国科研工作人员而言,一年一度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毫无疑问代表着该领域的最高荣誉。在这当中,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国防科技领域,始终是该奖项的夺魁热门。正是得益于该奖项极高的含金量,几乎每年获奖得主的公开,都能给关心国防科技建设的军迷们带来巨大的惊喜。在刚刚揭晓的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两位得主中,已经年过八旬的雷达专家刘永坦院士,就凭借着一款神奇的新体制雷达,荣膺了这个让无数科研工作人员梦寐以求的奖项。

地波超视距雷达的原理使其可以具备超视距探测能力

地波超视距与天波超视距都是我国对海监控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为2009年设置在威海的测试雷达高频收发天线

近些年来,我国很低调的推进了多个战略性质的雷达探测网络的建设,除了本文中提及的地波雷达和天波雷达外,还有针对空中目标的反隐身米波雷达和弹道导弹探测雷达网络。这些系统的建设,基本完成了我国各个重点方向上战略预警网络组网,对于我国的国防安全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荣膺2018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雷达专家刘永坦院士

这款被誉为海疆千里眼的新体制雷达之所以能无视地球曲率,这其中关键正是不太为人所知的高频地波超视距概念。相比于传统微波雷达电磁波以直线传播的特性,新体制也就是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由于利用了高频波段的电磁波能够在洋面形成表面波传导的特性,因此可以依托洋面对地平线以下的水面目标进行有效的监视,达成超视距探测的效果。也正是因为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的这种特殊能力,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十分重视这类新体制雷达的发展,并纷纷以此为基础打造出了十分有效的对海超视距监视系统。

尽管在我们所津津乐道的弹道导弹反航母体系中,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的有效作用距离尚不如舰载机作战半径,也不能如同天波超视距雷达一般拥有动辄数千公里的探测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的重要性不如天波超视距雷达。恰恰相反,由于天波超视距雷达的特殊体制,必然存在长达数百千米的近距盲区,使其无法对沿海地区形成有效覆盖,而作用距离达数百千米远的高频地波超视距雷达,正是用于覆盖这个区域的首选。从这个角度上讲,两者属于优势互补的关系,都是构成我国对海超视距监视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体制雷达可以让DDG-1000这类隐身舰艇无所遁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