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网赌被黑曾梦见」于中信被驱赶的市民能排解情绪

网赌被黑 1

经历过6‧12警方使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等清场后,有市民因担心示威者或会出现情绪问题,甚至有「创伤后遗症」,自发举行「召集中信倖存者疏导情绪围炉集会」,让「曾梦见」于中信被驱赶的市民能排解情绪。有女生亲身目击催泪弹于自己眼前火光一闪的一瞬间爆发,至今午夜梦回也会见到相同情景;也有基督徒男生多晚于金钟通宵唱圣诗,身心俱疲,曾质疑自己「为什么我要行得这前」?

今晚(19日)8时,大约70多名市民于立法会示威区(煲底)分成多个小组席地而坐。当中一些小组内有社工或心理辅导员,预备和前来的市民谈天,纾解情绪;也有其他小组围圈唱歌、画画等。本身从事精神辅导服务的刘小姐带同一堆人像卡牌前来,她解释,卡牌是其中一样心理辅导工具。前来的市民可选择一张卡,刘小姐会让他形容卡牌,解释选择该卡的原因,从而了解他当刻的情绪,回忆起什么画面等。她补充,有人或会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情绪,卡片正好能用以作为一个媒介,不过现场市民都很顺利讲出自己的感受,所以卡牌未有派上用场。

阿娟(化名)在6‧12当日请假参与示威,她说,自己前一晚通宵在添马公园留守,十分疲倦,未有打算走到最前。当天下午3时左右得知或会有事情发生,所以在民阵的台后观察,突然看到一堆人冲去中信大厦,发现警方已经施放催泪弹。她本以为自己在一个安全的位置,讵料发现不止眼前有催泪弹,「后面也有」。一群人即时跑入中信大厦,「近乎人踩人」。

她说,自己近日发梦不时都会重现当天催泪弹爆开的一剎那,然后惊醒,但由于需要继续工作,故一直未有机会接受辅导,也不太认为辅导有用。她今天到来,是因为希望整件事情不限于网上流传,又盼能寻找一班当天都在中信的「同路人」。

另一出席集会的Samuel以广告彩作画。他画了两幅画,一幅是在渐变色图层上,用白色颜料写上「反送中」,代表不同政治光谱在这件事件上的表达;另一幅则是一堆不同颜色的圆形画成的眼镜,他说这代表自己「良心的眼」。他表示,自己是基督徒,从6月11日开始在金钟「唱圣诗」,喉咙也变得沙哑,「辛苦过返工」。在身心俱疲后,他有时候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走得那么前?」也会不懂处理自己的情绪,于是他开始以画抒情。在上周六(15日)梁姓男子从金钟堕下身亡后,他以电影《小丑回魂》作蓝本,画了一幅名为「Mr.
Yellow」的画,内有一名身穿黄色雨衣的男子,手持一堆气球。

Samuel认为,有感自己脑海裏有多个不同的想法和画面,例如政府目前尚未正面回应市民的诉求,未来的路应该怎样走下去?「我有时会质疑(自己),当我在坚持中的时候,或会有不同的矛盾」。他脑海又会时不时出现一些6‧12的画面,例如逃离、催泪弹、流血等。而这些画作正正能为他的情绪「找一个出口」。

逃犯条例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