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一凡:“网赌被黑脱欧”协议或加剧英国政治分裂

11月14日,历经近一年半的英国“脱欧”谈判终于取得标志性突破,双方达成一份长达585页的脱欧协议草案,标志着英国向“有序脱欧”的方向迈出重要一步。若该协议得到欧洲理事会及英国和欧洲议会的通过,英国将有望在2019年3月实现按计划“脱欧”。然而,此份协议对于近年来因脱欧问题而严重碎片化的英国政坛而言,却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再添一股狂风,如英吉利海峡的天气一般波谲云诡、阴云绵绵。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在达成协议后,立刻启动了推进协议通过的进程,当天即举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内阁会议,“集体通过”了脱欧协议。然而,梅在国内面对的反对、质疑声浪却一浪高过一浪。以脱欧大臣拉布及北爱尔兰事务大臣沙伊莱什˙瓦拉等为代表的五名“硬脱欧派”内阁高官提出辞职抗议。“硬脱欧派”头目、前外相鲍里斯˙约翰逊鼓动保守党内议员在议会发起对梅的不信任案,目前正向征集到48名议员的签名发动动议而努力。同时,内政大臣贾维德、外交大臣亨特等梅委以重任的嫡系亦提出了反对意见。可见整个英国的政治气氛不仅没有放松,而是随脱欧协议落地而更为紧张,协议甚至将成为诱发风暴的蝴蝶翅膀。

英欧协议草案中,双方在贸易、北爱尔兰边境、过渡期等方面达成了初步妥协,以最大限度避免“硬脱欧”情况出现。然而,“硬脱欧派”则抓住要点,抨击协议牺牲了英国的利益。比如就过渡期而言,保守党内的“硬脱欧派”认为,不断延长的过渡期以及期内英国权利义务严重不相匹配的状况,使英国极为吃亏,“单一关税区”体制也将限制英国与欧盟外国家签署自贸协定的进程,与他们鼓吹的“干净利索脱欧”及“脱欧后英国会更好”的愿景大不相符,因此极力加以反对。而在英国议会内支持梅内阁运转的北爱民主统一党亦对协议不满,认为“单一关税区”体制并不保险,若英欧任何一方退出该体制,则北爱仍将出现硬边界问题。

虽然有分析认为,梅已经渡过了公布脱欧协议后最容易遭遇弹劾的前48小时“危险期”,但其面临的危机却并未明显减轻。英国下院“疑欧派”保守党议员安德烈˙利德索姆准备在近日召集“疑欧派”议员开会,研究商讨脱欧协议草案中的技术漏洞,研讨解决北爱硬边界问题的积极方案,要求补充进草案之中。环境大臣戈夫虽然未跟随拉布等人辞职,但表示若在12月欧盟峰会后正式敲定的方案“不令人满意”,则将再次提出辞职。同时从目前英国的政治环境看,梅推动议案在议会通过的可能性极低,保守党在英国议会中仅有315个议席,梅在争取党内团结一致的同时,还要在北爱民主统一党乃至工党寻求盟友,无疑是难于登天。已经有“硬脱欧派”后座议员放话称,即使其不能征集到发动弹劾的签名,也能通过运作让脱欧协议在议会无法得以通过,工党则谋划在推翻当前方案后,提出修改意见以“避免无协议脱欧”。

由此可见,在英国政坛,无论是反梅人士、“反脱欧派”、“硬脱欧派”还是试图把水搅浑、推动重新大选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对现有脱欧方案或抵制、或要求修改,在内阁、议会及社会内思想混乱、意见碎片,而每一派反对者却也拿不出让其他各方均满意的方案。正如梅所言,当前的方案虽不完美,但另一种选择却是更坏的选择。

同时,最为关心脱欧不确定性的英国经济界担忧焦虑也并未减弱。虽然财政大臣哈蒙德呼吁经济界支持这一协议,然而回应却与其预期有着明显的落差与温差。伦敦金融城虽然对协议出炉表示欢迎,但同时强调按照协议规定,英国的金融业仍然将在脱欧后在进入欧盟市场时面临更多门槛。同时,作为英国经济前景“晴雨表”英镑汇率及英国股指近期也是一片黯淡,亦显示市场并不相信英国经济前景乐观。

在当前的英国国内意见分化以及时间逐渐流逝的背景下,似乎只有当前方案顺利通过才有望实现有序脱欧,而不论是方案被否、被修改,乃至梅被弹劾下台甚至重新大选,均会由于时间表和流程问题将脱欧推向无协议的深渊。可以想见,当前英国的脱欧进程仍将是一出拿着既定剧本,却有着开放式结局的“大戏”。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章转自中国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