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芳:英国离”有序脱欧”还有多远?

2018年11月12日开始的这一周,本应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开始。已经演变成悬疑剧的英国“脱欧”终于有了新的剧本,英国政府与欧盟先后宣布,双方已经就英国“脱欧”达成协议草案,待英国议会和欧洲议会批准后,将形成法律文件。虽然草案本身仍存在很多开放式条款,包括日前争论最为激烈的南北爱尔兰边界、关税同盟等问题仍有待磋商。但一旦协议形成法律文件,至少可以明确一个方向,英国将有序“脱欧”。

对于欧盟而言,这是一个不幸中的万幸,作为欧洲一体化历史上首个成员国退出的案例,如果能以英国有协议的有序退出结局,相比无协议的断崖式“脱欧”,无论是对于欧洲大厦的政治公信力而言,还是对于英欧市场的稳定而言,都弥足珍贵。当然,这样一种有序性,显然还涵盖了未来关系中的合作意义。也就是说,对于欧洲的外交及安全能力建设也是十分重要。

对于英国而言,也赢得了不确定性中最大的确定性。英国“脱欧”之所以成为“黑天鹅”事件,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而其对于英国国家发展最大的伤害也在于不确定性。“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无疑会削弱英国政府公信力,降低市场对英国经济的信心。不仅如此,脱欧的不确定性,还直接决定了英国难以开始脱欧后的新生活。从外交定位上,英欧关系的不确定,根本无暇顾及保守党政府所提倡的“全球英国”建设。从贸易关系来说,英国构建全球新贸易关系网的雄心壮志都无疑是“镜中花、水中月”。

当然,协议草案本身并不是英国“脱欧”的终极回应,也并没有解决英国“脱欧”谈判中所有的问题,更不能保证英国或者欧盟从中“获益”。其中能够确定的只是下阶段必须要做的事情,例如,“分手费”多少、保障公民权益的范围以及过渡期的具体约定等。但对于一些较大的分歧,如避免南北爱尔兰之间出现“硬边界”的担保条款有效期、英国留在欧盟关税同盟的时间、条件等,只是一个暂时的说法。这也正是英国国内反应最为强烈的地方。“硬脱欧”派认为,梅向欧盟让步太多。已经辞职的前任脱欧大臣拉布就称,“我无法支持一个无限期的担保协议,这会让欧盟对英国脱欧拥有事实上的否决权。如果接受这份协议,势必会对第二阶段过渡期的谈判造成危害。”

因此,草案的出台给英国国内带来了剧烈的政治震荡。梅内阁两名大臣辞职,还有其他5名副部级以上官员请辞。值得一提的是,梅的两位“脱欧”大臣都是以辞职收场,而在梅2016年公投以来组建“脱欧”政府中,累计已经有20位官员请辞。凸显“脱欧”政府的脆弱性和路线之争的残酷性。梅本人的地位也受到了直接冲击。截至目前,已经有23位保守党议员致信保守党1922委员会主席,要求发起对梅的不信任案。根据规定,一旦人数达到48名,将触发对梅的不信任投票,如果支持人数超过158名,梅将被迫下台。但正如保守党资深党员肯尼斯˙克拉克所言,梅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替代人选。英国民调机构舆观等数据显示,英国公众对梅能够谈好脱欧谈判的信任度非常低,仅为个位数。但与此同时,40%以上的民众也认为,没有哪个首相能够干好这件事。

因此,对于英国“脱欧”这场大戏而言,虽然结局仍难预料,但接下来的发展方向是相对清晰的,即协议已步入立法阶段。英国国内已经步入议会批准环节,除非发生首相被迫下台的情况,英国议会于12月初进行表决的可能性很大。梅争取议会支持通过法案的任务依然艰巨。众所周知,梅所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在议会内议席不能过半,即使党内团结的情况下,梅也需要获得党外的支持才能通过。通常而言,丧失“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支持的议案很难获得通过。法案能否通过,是英国议会真正态度和力量博弈的试金石。英国之外,欧盟也已经宣布将于本周末举行特别峰会,讨论并通过决议后,交由欧洲议会批准,方能走完法律程序。目前看来,问题较小。

一旦双方能够克服当前危机,由于担保条款中已经设立了英国不能随意退出的环节,英欧就将迈出“有序脱欧”的第一步,“无协议脱欧”与“不脱欧”的可能性都将大大降低。但这并不意味着,英国“脱欧”将走向坦途。未来双方博弈将主要围绕未来贸易、安全关系而展开。时间依然紧迫,目前无法解决的北爱尔兰管理的特殊安排以及关税同盟等仍是难题。每向前迈进一步,也都会引发英欧内部的连锁反应。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文章转自中国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