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正龙:基地组织与ISIS可能结盟威胁世界安全【网赌被黑】

2017年12月,时任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宣布取得了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胜利。然而,一年后的伊拉克局势仍然令人担忧。有迹象显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与“基地组织”正在互相接近,抱团取暖,狼狈为奸,可能结成新的恐怖主义联盟对世界安全构成新的威胁。

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可能结盟的背景

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展望未来》智库网站11月22日文章就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与基地组织互相靠拢,互相取暖,可能结盟的背景是:

1、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双方意识形态相似,目标一致,有共同敌人。都宣称他们的目的是要保护穆斯林,强调西方国家反对伊斯兰教教法,必须打击西方十字军异教徒,建立哈里发国是共同目标。

2、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两者相比,伊斯兰国遭受重大打击后一蹶不振,失去了它控制的大部分地区,许多头重要目在战场上被杀,财力和人力资源空虚,加上其具有的残忍性遭到民众和社会的普遍的厌弃。而基地组织相对温和,手段不那么残忍,相对灵活,有利于重新整合力量,扩大势力范围,因此吸引了大批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残存的伊斯兰国分子加入基地组织。基地组织为扩大势力,甚至宣布可以接纳与其意识形态不同的其它穆斯林圣战者和伊斯兰极端组织分子加入。就目前而言,基地组织分子在一些地区,如索马里、也门等地区构成的恐怖威胁大于伊斯兰国恐怖威胁,因此更危险。

3、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两个组织的恐怖分子,为寻找新的栖身之地和开辟新的武器来源和训练营,急需寻找新据点,尤其是伊斯兰国极端分子更有求于基地组织,而基地组织也求之不得地愿意接受这些游离的伊斯兰国分子,以便有利于合作从事各种训练和开展恐怖活动。有消息透露,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的代表和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的代表,曾多次接触商讨合作和扩大地盘的可能性,甚至要在欧洲、北非、东南亚、阿富汗以及中亚等地区策划血腥恐怖主义活动的新机会。

4、利用恐怖组织头目之间的个人之间关系作为推动结盟的有效纽带。有些基地组织分子和伊斯兰国分子曾在阿富汗并肩作战过,有些伊斯兰国分子宣称自己是本·拉登的忠诚追随者,这些人很容易成为恐怖组织的“一家人”。

文章同时指出,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互相靠拢互相取暖也非易事,有诸多障碍:由于基地组织势力相比伊斯兰国势力状况好些,伊斯兰国组织担心自己的势力会被对方削弱甚至吃掉。基地组织内部坚决反对与伊斯兰国组织合作结盟的圣战者仍大有人在。另外,两个极端组织的领导层都宣称自己才是正宗的哈里发继承者而争风吃醋。加入基地组织的伊斯兰国分子担心会在待遇上受到歧视和排挤。

恐怖主义组织东山再起的前景

“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作为恐怖组织仍然存在,其极端主义思想将继续在全球产生影响。此外,中东地区滋生蔓延恐怖主义的土壤不仅未被铲除,反而更加肥沃,国际社会仍面临恐怖主义的长期威胁。中东地区的社会动荡仍在继续。“伊斯兰国”的兴起与快速扩张主要是利用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内战冲突等混乱局势。“伊斯兰国”肆虐之初,就开始向全球扩展,相继有30多个恐怖组织宣布加入“伊斯兰国”。2017年以来,这种渗透蔓延趋势并未随着“伊斯兰国”遭重创而减弱。而是向中亚、南亚、东南亚、非洲及马格里布地区渗透,使这些地区恐怖威胁升高。联合国专家指出,加入伊斯兰国海外战士人数下降,他们估计利比亚还有3000到4000人,也门不到500人,而基地组织有6000多人。但据反伊斯兰国国际联盟消息人士认为,这些估计“高了”。关键是伊斯兰国的能力和在全球的意图,所以战斗尚未结束。

当前,中东地区动荡未有平息迹象,反呈愈演愈烈之势。一是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起轩然大波,巴以局势急转直下,加沙地带暴力事件明显升级。美国政府这一举措势必使原就被恐怖主义所利用的宗教矛盾更加激化,并产生长期负面影响。二是也门胡塞武装与沙特支持哈迪政权之间的战争持续不断,成为中东地区矛盾的另一个爆发点。三是叙利亚和伊拉克内部原有矛盾没有得到解决,民族矛盾更趋激化,特别是库尔德人问题日益突出。在此状态下,叙利亚政府是否有能力控制全境,防止恐怖势力东山再起,有待进一步观察。

除社会动荡、教派冲突,大国干涉也是导致恐怖主义肆虐的重要因素。美国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使“基地”组织在伊拉克有了可乘之机;叙利亚内战又使“伊斯兰国”迅速崛起。而在军事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各自建立“反恐阵营”,寻找代理人。在打击“伊斯兰国”之外,代理人之间的相互厮杀不断,新的矛盾冲突再起。这种将反恐作为“工具”而不是“目的”的做法,很难真正遏制恐怖主义发展蔓延的势头。

在中东目前这个大背景下,如果伊斯兰国组织与基地组织能够摆脱互相竞争和互相猜忌成功结成结盟,将对国际社会的安全构成巨大威胁。首先,两个恐怖主义组织结盟将使它的力量倍增。尤其使基地组织从人力、物资和心理支持上得到加强,从而在世界各地的恐怖活动也会随之增加。其次,结盟的恐怖主义组织会从策略上、组织上更加灵活,经过竞争站住脚跟的组织头目会在组织上更加具有权威性、目标明确性和极端性。在强大的压力下,会加快步伐,努力开辟各种资源渠道,从策略上把领土控制转变为游击战争,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开展宣传、筹款、招募和通讯等活动。确保恐怖组织存在所需。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社会将面临一个新的恐怖主义联盟的出现。为遏制恐怖势力再次集结壮大,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仍十分严峻。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所智库理事、新华社世研中心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