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卡托维兹开启了“全球气候行动的新时期”?

2018年岁末,在大国之间的竞争加剧、丑恶的地缘政治回归的情势下,多边主义居然在困难中取得了一个突出的进展。

12月16日,第24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终就减排细节达成协议,希望让全球平均气温的升幅限制在摄氏2度(原来是1度,后来是1.5度,如今让步到了2度!)。这意味着这次波兰担任主席的气候变化谈判没有失败,而是成功了。Katowice,在走向可持续的全球气候政策方面,成为继京都和巴黎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关注气候变化的人们在2018年结束前松了一口气。

参加这次气候变化大会的代表来自全球195个国家和欧盟。我们知道,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巴黎会议上达成了着名的《巴黎协定》。2018年的卡托维兹气候变化大会就是为了落实《巴黎协定》,制定《巴黎协定实施细则》。

《卡托维兹规则》的达成,实属不易,一共156页,载入全球治理的规则手册。

针对波兰卡托维兹气候会议,作为全球治理研究学者,我有一些感受:

第一,这怕是全球最大的“集体行动”,具有全球最难的“集体行动的问题”。每次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都充满了集体行动的难题。直接参与的人精疲力尽,但谈判进程还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这是因为问题的严重性还是被认识到了。从京都到巴黎,从巴黎到卡托维兹,这一集体行动在失败中有成功,在成功中有不足。这给全人类在克服巨大的全球共同的挑战上带来了希望。

第二,这次会议如同其他的全球治理会议,许多国家在本能地竭力为其“国家利益”辩护。但是,各国代表最后都超越了“国家利益”,为地球和人类的共同命运做出承诺。协调和克服“国家利益”与全人类利益之间的矛盾是全球治理中最为困难的。

第三,在制定实施《巴黎协定》的实施细则时,涉及很多非常具体的细节和技术。为期两周的卡托维兹会议,各国代表和谈判家的显示了专业水平。这说明多少年的气候变化治理进程,政府、非政府组织、个人等学习到很多。卡托维兹会议为全球治理在做“技术决定”方面树起新的标杆。

第四,目前大国既是全球气候问题的制造者又是全球气候问题的解决者。这本身就是换一个矛盾。小国,最易受全球问题的折磨。小国所以就联合起来推动多边合作解决问题。原来,全球治理是大国充当国际领导。现在看来,最大的大国美国并不愿意解决全球气候问题,更不愿意充当这个方面的国际领导。美国不仅不如此,反而变本加厉,在气候问题上与大多数国家的共同立场对立起来。看来,在未来,小国的集体行动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变得关键起来。这次,卡托维兹会议,最活跃的是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外交部长Ralph Regenvanu等小国代表团的领导人。大国元首、总理和外交部长,忙于其他事务不可开交,不能出席卡托维兹会议。除了主席国波兰,这次会议就是联合国、南太平洋岛国、欧盟等唱主角了。在某种意义上,美国特朗普政府不知道是否为其在气候变化治理上的自私和狭隘而感到羞耻。

第五,气候变化治理,说实在的,并不是为我们现时代的人的,而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的。目前采取的措施,即使《巴黎协定》和《卡托维兹规则》都到位了,其效果也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可持续性的原则是人类和人类文明真正的全球规范。我们,所有的攸关方,必须坚定不移地维护全人类的共同规范。

第六,之所以叫做“全球治理”,而不仅是“国际治理”,是有重大的原因的。“全球”不同于“国际”。我们不能从“全球”退回到“国际”。参加这次卡托维兹会议的,有许多非政府组织、科学家、学生、企业,当地的波兰人以及其他欧洲人,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批评气候变化的,对目前的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不满的,也都来了。有的参加会议的团体认为,《巴黎协定》和《卡托维兹规则》其实并不能真正减缓全球暖化。听听不同的气候变化意见,兼听则明,有则改之,这也是全球治理的一种路径。

最后,我想说的是:全球治理是过程。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过程本身就是治理。

承诺是一回事,关键是在现实世界中减少排放,也就是行动,减缓气候变化。

将于2020年生效、没有截止日期的《巴黎协定》,允许各国设定自己的排放目标。《卡托维兹规则》是每个参与气候治理的国家的共同制度。根据这个制度,各国要报告排放情况和气候目标、并测量在实现将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的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

不过,这个目标和制度不是太硬,而是太软。这就是为什么无论在巴黎还是在卡托维兹,大家都能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的原因。

联合国气候变化治理进程仍然在继续。2019和2020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任务仍然艰巨,必须就2018年卡托维兹未竟之任务取得进展。随着民族主义的再次走强,《巴黎协定》及其《卡托维兹规则》将受到更多的冲击。4个产油国——美国、沙特、俄罗斯和科威特——联手不同意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2018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概述了全球升温1.5摄氏度和2摄氏度的后果。

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已经宣布美国要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治理进程,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本次卡托维兹大会上,美国仍然派出官方代表团。这个代表团不是来支持联合国气候治理的,而是支持带来气候变化的对化石燃料的使用的。我们还应该看到,一些大国的经济都在走弱,这可能意味着这些国家,可能不得不为了其狭隘的“国家利益”而放松对不算是硬约束的多边的气候协定的承诺。

(作者为着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社会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导师,文章转自华夏时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