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作为一名教师,面对单位的年度考核、职称评定、绩效工资,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问题回答:

回答:地痞流氓当权,政客奸商搞教育!歪尺子能量出正道?祸国殃民活见鬼!

回答:
想说的话当然有很多了,但是,说了也是白说,连一点点儿用处都不会有,还不如不说。一切都顺其自然吧!考核的结果怎么样由领导说了算;职称嘛?也不想与他人竞争了,争也争不上的;绩效工资也是一样的,领导们分配好之后,给多少算多少。这些年都是如此的,干脆就不去想那些事情,想了也是没有用的,想多了,反倒会给自己添堵,何必自寻烦恼呢?

还是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吧!

回答:优秀晋级的都是不干活拍马屁的,干活的永远不是优秀,打击报复没底线。

回答:现在的考核一切都是扯淡,使得大部分教师心凉!权利!关系!请客!送礼!倒是成为主流!悲哀!

回答:高中工作十年,我所看到的,和自己经历的,歪道多于正道,不公平多于公平,教育里面的黑暗,不公平,腐败。都快彻底改变我大学毕业的初衷了!

回答:这个问题没什么可回答的,绝对的公平不存在,人人满意不可能。

前边有人评价了我,说是”没有老师哪里会有我”。我在这里告诉那位朋友:

我就是个老师,而且还当了几年真实的臭老九,我是一个矮级教师,一直是属于干工作还可以,涨工资不行那一类。我的工作经验是哪种方法自己可以偷懒就采用哪种方法,只讲效率,当然领导肯定是不喜欢。对于职称,我没有刻意地去追求,因为我没有很多人期望的乐于奉献、甘于清贫那种境界,我只是为了我的家人我要多活几年。有人骂说嫌穷为什么不跑,要是我早些年跑了,也许现在就在狱中过了。跟我同样级别的老师,在我先退休近20年退休金还比我多五`六百呢,到07年钻了政策的空子就没上班了。告诉朋友这些,是说我不是无能的人,我教育人三十多年,到现在没有谁有资格教育我。朋友,假如你是老师,你应该向我一样把心放宽点,不要苦死累死在讲台上。。。祝所有矮级教师向我一样比高级教师过得便快乐!

回答:一线教师绩效比上副课的,甚至比后勤工人还低

回答:教师不但要育人,还要应付好多形式主义!,

回答:……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哪位说完有用了?社会上对教育牢骚满腹的存在好多年了,始终不见有啥改变,现在的校长是一手遮天,除了老师的年度考核、职称评定、绩效工资以外,还有财权、老师的工作调动、默许吃空饷的存在、学生的进出……等等,哪个不充斥着权利的影子,在一线的吃苦挨累,得到的是与付出不符的回报,那些二线的挣的比一线的多还赚个轻松,长此以往的存在下去,教书育人已经变了味道,教育期待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改革,还教育一个本来的初衷。

回答:国家应该出个统一的政策,不能由下面的小厉们为所欲为,讨口子烤火只往自己胯下刨。考核前领们先制定自己是一线教师的几倍,哪怕业绩再差最后都比教师强,以突显领导地位。财政算给个人的那就发给别人好了,要考核学校出钱考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