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应急出动、对地对海攻击、心理战及电子战等技能

中东局势向来“无风三尺浪”,更何况人为制造风暴!在应对“伊朗威胁”的名义下,5月9日晚,美国空军第20轰炸机中队的多架B-52H战略轰炸机抵达卡塔尔乌代德基地,也是同一天,美国海军“林肯”号航母打击群也驶过苏伊士运河,接近波斯湾。

图片 1

图说:卡塔尔乌代德基地内的美军指挥中心。

与此同时,美国五角大楼官员透露,长期在地中海、阿拉伯海、印度洋活动的“阿灵顿”号两栖船坞登陆舰也将前往中东,它作为海军陆战队远征特遣队的大本营,担负前置部署、特种突击、撤侨等任务,能和航母搭配使用。很显然,美国正拧紧针对伊朗的“螺丝”,可伊朗迄今给予的回应是“不屌你”。

1、神秘的“狙击手”

结合美国空军官网信息,这批B-52H机组刚经过本土巴克斯戴尔基地的轮训,掌握应急出动、对地对海攻击、心理战及电子战等技能。每架B-52的机组是由五人组成,即机长、驾驶员、雷达员、领航员以及电子战军官,他们必须熟悉机械化与信息化相结合的“特殊平台”。

图片 2

图说:美国B-52轰炸机飞行员。

英国《国际航空》记者赛蒙·拉沃尔曾采访过第20中队,他提到B-52H机组越来越依赖“狙击手-XR”瞄准系统作战,以便驾驭常规武器(如联合直接打击弹药、联合防区外武器、空射巡航导弹)进行精确打击,这正是此次B-52H带到中东的主要武备。“狙击手-XR”具备远程目标探测及识别能力,为机组提供稳定而持续的目标监视信息,“‘狙击手-XR’显著增强了B-52轰炸机的作战能力,可帮助机组成员使用卫星或激光制导弹药对地面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从现实情况看,如果美国要对伊朗动手,B-52H将担负远程压制伊朗革命卫队导弹阵地、军港、兵营等任务,这些地方被美国及其盟友视为对波斯湾通航最大的威胁。

2、扎向伊朗的“匕首”

在美国“战略之页”网站眼里,比轰炸机更值钱的是乌代德基地,该基地的全称是叫“Khor
A1
Udeid”,“Khor”的意思是“阿拉伯入海口”,基地的东面与伊朗相望,像一把匕首插入波斯湾,与伊朗直线距离不足200公里,距伊朗首都德黑兰也只有1100公里。

图片 3

图说:卡塔尔乌代德基地内的美军。

从B-52H及其机载武器的作战半径看,德黑兰只不过是“十分钟内的目标”。如果美国想跟伊朗玩“军事对峙”游戏,乌代德能部署覆盖范围达500至1000公里的导弹和战机,对伊朗实施的全纵深打击将更快捷,而战机无须空中加油。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称,美国在中东有4万名驻军,即便从叙利亚撤军,也不意味着美国在中东存在的终结,“这一轮从乌代德基地到波斯湾的军事部署,体现出近年来美军中东战略新变化,即由原来的多点部署向重点部署、集中部署转变,将原本分散的力量整合起来形成‘拳头’,以腾出手来重点应对伊朗”。

3、遥远的“刺客”

可是在理性的军事分析人士眼里,美国越是往伊朗眼皮底下投注军事资源,双方却未必真的大打出手,因为这背离了美军现有用兵准则——“非接触作战”,无论2011年打利比亚,还是2018年打叙利亚,美军距目标都有相当距离,曾有好事者测算过,美国机舰的开火阵位大多距目标三四百公里外,恰好是对手反击武器的射程之外。

当前,伊朗革命卫队和正规军拥有的射程1300公里以上的导弹不下四种,以伊朗划个圈,打击美军在卡塔尔、巴林、阿联酋、科威特的前沿机场军港,乃至打击以色列,都没什么问题,甚至伊朗炮兵只要在阿巴丹设个阵地,用远程火箭炮就能摧毁85公里外的科威特机场跑道。显然,美国若真要打伊朗,出发阵地绝非“等着挨刀的地方”。

图片 4

图说:伊朗“信仰-373”远程地空导弹。

美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中央司令部多年来与遥远的澳大利亚合作,许多中东作战都由澳洲松峡湾的美澳联合情报中心保障,像2014年美军B-1B轰炸机是输入松峡湾中心给的地图坐标数据,炸了“伊斯兰国”的大本营拉卡。目前,美军轰炸机频繁进出澳洲廷达尔机场,且不断在中东活动,这可比现在披露的军事动态要严重得多,因为B-1B机群若从距伊朗8800公里的廷达尔出击,伊朗的任何反制都将鞭长莫及。

更重要的是,远程打击将导致伊朗处处设防,处处有险。因为美军在利比亚、叙利亚、阿富汗练过多次的“飞机空袭+导弹斩首”,就抓住对手难以顾忌的山地雷达盲区突破。164万平方公里的伊朗是个高原、山地、荒漠夹杂的国家,特别是正南面的马克兰山脉、东南面库赫鲁德山脉尽是数不清的谷地,隘口,况且这些地方偏偏是湿热气候,雷达很容易出故障,这也是为什么伊朗至今不敢放弃古老的F-14雄猫战斗机的原因,就是要靠它的机载雷达弥补空防警戒的漏洞。因此,若美国真想动手,第一波打击的源头极有可能不在伊朗家门口。

4、伊朗有能力反制吗?

过去五年,伊朗军队主要做三件事,一是支援叙利亚、伊拉克反恐;二是发展反击用的弹道导弹,三是加强国土防空建设。尤其第三件事,伊朗非常上心,照以色列学者的看法,若把经常遭其蹂躏的叙利亚防空军能力算作“1”,那么伊朗则是“5”,这倒不是光从防空武器数量和种类去研判的,而是从整体防空反导体系组织上评估的。比起叙利亚,伊朗最大的强项是基本实现了空防指挥自动化,而且指挥系统打通了多数进口和国产地空导弹的信道,可以信息交联,从而体系对抗。

图片 5

图说:伊朗防空系统。

从理想的模式看,如果伊朗军人在敌空袭兵器飞临前五到七分钟能发现锁定的话,就能快速分配目标,指挥防空兵器反击。目前,我们大体了解到伊朗最基本的地空导弹系统,也就是低空“猎鹰”“雷神”,中低空“梅尔萨德”“狩猎者”、高空“信仰-373”和S-300“骄子”,都和指挥系统实现信息交联,这还不算对伊朗空军战斗机的指控。关于这一点,2015年伊朗在塞姆南省进行大规模防空演习,就证明一体化防空作战能力在伊朗基本成型。客观上,伊朗要想不落下风,首先要解决“头顶上的问题”,目前伊朗已在德黑兰成立防空反导司令部,沿国境线及纵深部署梯次雷达监视网,比方说想罕见的俄罗斯“天空”和国产“盖德尔之夜”米波雷达就专门冲着美国、以色列的隐形飞机和导弹去的。

综合各方信息看,美国“黑名单”上的伊朗首要目标,当属德黑兰的核中心、纳坦兹的铀浓缩厂、生产导弹的沙希德·赫马特工业集团以及伊耶兹捷、卡拉德热的革命卫队秘密兵营。如果美国及其盟国真敢铤而走险,那么伊朗首要是尽可能挡住第一波攻击并减少损失,只有这样,才能真的有效的反击,同时展开战略动员,利用地缘政治优势地位,通过不对称的“混合战争”将美国拉进极为不爽的“消耗泥潭”。

5、“伊朗投降”?做梦

当前态势看,无论美伊,都无真正选择军事手段的兴趣,去年8月,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说过,伊朗不会军事上挑战美国,“不会有战争,但我们也不会和美国谈判”。那么,美伊究竟在搞什么斗争?说白了,是塑造和反塑造的斗争。

从美国角度看,制裁希望剥夺伊朗“输出革命”的能力,进而把它塑造为内部强硬派与温和派对立,外部与邻国反目、经济被完全孤立的“囚禁之国”。表面看,去年8月美国首批制裁生效前后,伊朗里亚尔一下子贬值一半,参与世界金融生活的通道也关闭了,温和派总统鲁哈尼差点下台,确实,伊朗自己有点乱了。

图片 6

图说: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

可再放眼全局,伊朗未像美国预期那样“内讧”乃至“自爆”,反倒更加团结,特别是美国竭力打击的革命卫队更有权力了。鲁哈尼的前经济顾问赛义德·莱拉兹说过,“失去开放希望的政权,只可能转向强硬的波拿巴主义,在伊朗,因制裁壮大的只有革命卫队”。我们知道,革命卫队是“一手拿枪,一手拿镐”的复合型军政组织,既管安全又管经济,这些年,革命卫队领袖苏莱曼尼使伊朗影响力扩大到整个阿拉伯半岛,连德黑兰机场里没有鲁哈尼的照片,也会有苏莱曼尼的照片,而且革命卫队坐拥几百亿的资金和产业,有底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莱拉兹说的,当了六年总统的鲁哈尼,一大任务就是通过开放搞活,去除革命卫队的“经济羽翼”,这现在呢,“因为制裁,外企不再投资,纷纷离开,空出来的市场全归了革命卫队”。

美国制裁另一大目的,是压伊朗放弃导弹开发和所谓“地区扩张”,可法国总统的一个动作来告诉美国人——你错了。2017年,马克龙去纽约开联大时,曾私下对鲁哈尼说:“无论你想不想,反正伊朗厉害得让我们害怕。”马克龙的意思,不单指伊朗军力,而是它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等地所发挥的影响力,无论美国还是欧洲,要想解决这些问题,无法绕开伊朗的态度,而且千万不要用“制裁”的方法去压伊朗。

种种迹象表明,伊朗温和派正变成强硬派的追随者,这是对美国利益大大的不利。前美国务院中东问题官员杰弗里·费尔特曼说过:拥有充分境外经济、金融、安全行动能力的伊朗,会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反击美国,最快捷的当属地区代理人的秘密行动,去年9月,美国宣布关闭伊拉克巴士拉领事馆,名言是害怕当地亲伊朗民兵的攻击。就连坚定支持特朗普对伊政策的前美国总统安全顾问约翰·汉纳也说,“特朗普尽可能勒紧伊朗脖子上的套索,但我们也害怕伊朗用代理人和网络武器扰乱石油市场、破坏我们盟国稳定及攻击美国利益,我们也没做好准备。”(新民眼工作室
吴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