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选由中国《财经》杂志提供

4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从当日起,该组织不再使用“猪流感”一词指代当前疫情,而开始使用“A型流感”一词。随後,中国按汉语表达的惯例,将其称为“甲型H1N1流感”。关于更名的原因,世界卫生组织解释说,迄今还没有证据表明这次流感在猪身上发病,也没有证据表明人是从猪身上感染了这一病毒。

童光志也表示,尽管中国尚未发现有猪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但传统的H1N1和H3N2猪流感病毒,在中国猪群已经普遍存在;H9N2
和H5N1禽流感病毒也感染过猪,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网赌被黑,据研究,禽流感、人流感以及猪流感可能包含不同的甲型流感病毒亚型。比如,当来自两个病毒的多个基因片段,同时挤在猪细胞内完成复杂的病毒复制工序时,各基因片断出现“张冠李戴”的小纰漏实属难免。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教授管轶认为,这些“张冠李戴”的小纰漏正是他的忧虑所在。他和一些同行最担心的是,具有高传播能力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与高致死率的H5N1人禽流感病毒发生基因重配。

但在流感病毒的传播中,猪确实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它是各种病毒的“混合器”和“贮存器”。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所崔尚金博士解释说,猪的呼吸道上皮细胞具有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受体,这使猪成为禽、猪、人流感病毒共同的易感宿主。因此,猪可以感染各种流感病毒,猪的肉体本身,就可以成为各种病毒通过基因重组产生新流行毒株的“混合器”,以及古老的流感病毒长期存在的“贮存器”。

在流感病毒的传播中,猪扮演着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关于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源起、传播、未来走势等谜题,科学界仍在苦苦探求之中。

在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都有过猪只携带H5N1禽流感病毒的报告。像中国、越南、印尼以及埃及等H5N1禽流感的“重灾区”,倘若在此次或者以後被H1N1病毒风暴所击中,就可能出现两种病毒在猪只身上混合的可能性,其後果不能不令人忧虑。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开通此服务。

(详见5月11日出版的2009年第10期《财经》杂志 封面文章”新流感未解之谜”)

联合国粮农组织动物健康专家祖安卢布罗特博士在答复《财经》记者的邮件中表示,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RNA片段主要来自猪,但对于病毒究竟来自猪还是人的问题,“还远没有到回答的时候”。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兽医研究所所长童光志也对《财经》记者说,病毒中很多基因片段是来自猪,但并不能证实猪是此次流感暴发的源头,“现在大家不要过分把这个病往猪身上扯。”

(本节选由中国《财经》杂志提供,节选自5月11日出版的2009年第10期《财经》杂志封面文章”新流感未解之谜”)

不管与H5N1禽流感病毒的基因重配是否会发生,对猪群的监测都是必要的。崔尚金说,以前各个国家对猪流感都并不十分重视,因为猪发病後的死亡率不高,对经济的影响不是太大,“但自从禽流感暴发後,猪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5月1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刊登封面文章“新流感未解之谜”称,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基因序列资讯显示,这种新病毒同时包括北美和欧亚猪流感病毒、人流感病毒,以及禽流感病毒等的基因序列。有人据此称,这是一种新的杂交病毒,但也有人主张,仍应属于猪流感病毒的范畴。

童光志强调,除了严控甲型H1N1流感病毒入境,从长远来看,应该同时对中国的猪群进行排查,预警可能发生的疫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