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为凶恶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被消灭殆尽

利刃/TONE

图为巴黎爆炸案之后的惨状。

文|利刃军事

在叙利亚战争爆发后的第九个年头,和平,至少说是短暂的和平,终于回到了大部分叙利亚人民的身边:最为凶恶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被消灭殆尽,剩下的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叛军只能在叙东北部的”伊德利卜口袋里”瑟瑟发抖。

当然,以美英等国拥有海峡或大洋等天然屏障的角度来看,”大陆岛”上的叙利亚那是越乱越好,一方面这些国家可以隔岸观火,另一方面还有利可图。

图为摆出胜利手势的伊拉克政府军。但真正的胜利仍不会很快到来。

当然,英美等国高层不愿意和叙利亚政府这个间接打赢了代理人战争的胜者接触,怕损了面子的小算盘完全可以理解。但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美国和欧盟不仅自身不参与重建,还要对叙利亚周边的中东国家施压,让它们远离叙利亚重建计划,甚至是关闭对叙利亚的边境口岸,也就是实质地对叙利亚开展制裁。

在如此局势下,不管曾经对叙利亚政府方报以何种态度,中东各国也重新开始寻求和叙利亚”复交”,有的更明确表示将要参与叙利亚重建工作。

而经济的长期低迷很可能会让危机再度爆发。长久的战事让民众丢掉了工作和收入来源,但让他们手中拥有了武器。一旦秩序不能尽快建立起来,武器仍将继续大行其道。

综合两点来看,西方对叙利亚开始新一轮”沉默制裁”的用意已经很明显:如果内乱再度于叙利亚境内爆发,西方不仅不需要承认对叙政策的完全失败,更能够有机会在叙利亚”再来一次”,继而在中东打下一个新的钉子。

但法德等欧洲国家却也积极参与对叙制裁,不尽快稳定叙利亚局势的做法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一旦多达上千万叙利亚难民再度掀起外逃风潮,法德依旧会首当其冲,根本不可能超然地置之度外。

而实质性的制裁可能带来灾难性结果。在叙利亚战事基本平缓的今天,叙利亚政府要面对的主要敌人已经不再是反对派武装,而是糟糕的基础设施情况:医院、学校、道路、电力、甚至于维系农业生产的水库和谷仓都已经极度破损,在这样的前提下要指望叙利亚”自愈”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对于周边各国来说,参与重建也或多或少有这方面的考虑:一个稳定的叙利亚无论其倾向哪方,总比一个不断输出混乱和极端组织的分裂国家要好过千倍万倍。

确切地说,在叙利亚冲突8周年的英美法德四国联合声明中,这四个国家便明确表示,”暂时不会考虑援助叙利亚重建,除非’值得信赖和不可逆的政治调解’开始之后才会考虑参与重建”。

这个场面话听起来挺难懂,但只需要搞懂一个事实:反对派武装和组织在军事层面上已经一败涂地,就连基层部队土崩瓦解、成建制投降政府军的例子都不在少数……这样的叙反对派要用什么条件来和叙利亚政府军”调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图为在叙利亚东北大城市代尔祖尔重新建设的学校。

图为在一年之前被美国空袭炸毁的叙利亚大马士革科研设施。

网赌被黑,图为叙利亚政府军收缴的反对派武装各式轻武器。这样的场面在过去一年里已经毫不鲜见。

但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以美英法德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仅明确表示不参与重建,更非常积极地阻挠重建进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