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他在家乡小镇河道里游泳

出生于1956年的朱志根,因为父亲在海运公司工作,从小便在钱塘江里打滚。1970年,他进入浙江省体工队成为一名游泳运动员,1980年成为省队的教练。

2012年,伦敦奥运会,孙杨在400米自由泳比赛中一举夺魁,成为中国第一个男子游泳奥运冠军。而在之后的男子1500米自由泳中,孙杨又再度夺得奥运金牌并打破世界纪录。颁奖仪式结束后,朱志根一个人去洗手间痛哭了一场,长达半小时。“红旗升起的时候我就掉眼泪了,为祖国培养出一个奥运冠军,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誉。”

到了2002年釜山亚运会,朱志根一手带出的杭州游泳名将吴鹏,一人包揽200米蝶泳、200米仰泳和400米个人混合泳三项冠军,在国际赛场上“一炮打响”。

48年风风雨雨朱志根从家乡小河游向太平洋

多年的辛苦,朱志根落下了一身的病。他很早就查出来糖尿病,心脏也有些问题,如今因为颈椎压迫神经,他两只手几乎写不了字,筷子也快夹不住了,关节炎、白内障也一直困扰着他。妻子好多次流着眼泪劝他早点退休,可是他仍然放心不下队员们的训练,不肯点头。丹尼斯称赞他是“中国最伟大的教练”,可他并未满足于此,只想尽己所能再多为中国游泳做些什么。

当时的吴鹏仍旧如日中天,因此听了朱志根这句话,钱报记者觉得难以置信。谁知道,6年之后,这个朱志根口中的
“好苗子”——20岁的孙杨,便在2011年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的男子800米自由泳比赛中一骑绝尘,拿下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上个世纪70年代,绍兴上虞的沥海镇出了一名在游泳界响当当的人物。当时,朱志根还是浙江省体工队的一名游泳运动员,在全国游泳比赛中,拿过一些荣誉。虽然还算不上全国最顶尖的水平,但在镇里来说,已经是乡亲父老眼中的有大出息的娃。

过去常去外地冬训,只为找个温水馆

2005年,浙江省全运会上,一位省游泳队的教练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自己手里有个苗子,将来可能会超过吴鹏。6年后,这个教练口中的“好苗子”孙杨,在2011年上海世界游泳锦标赛一举成名,从此成为中国游泳的领军人物。

2018年12月11日至16日,2018年第14届FINA世界游泳锦标赛在杭州举行。比赛期间,朱志根受邀给来自全世界的游泳专业人士上了一堂课。

世游赛举办期间,朱志根每天都呆在小莲花。看着如今设施完备的恒温游泳馆,朱志根的思绪总是被拉回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杭州是没有室内游泳馆的,所以每年冬天,游泳队就一起到黄山训练。黄山的室内游泳馆很小,每天早上我们五点就开始训练,那个点游泳馆的灯都不开,我们就摸着黑练。泳池因为是地下水,下面的水是温的,但上面的水还比较凉,运动员要下去游几圈,把水搅匀了,温度才会好一点,但还是冷啊。现如今,我们的条件越来越好,运动员们的成绩也越来越好。”

欢呼声,呐喊声,叫好声,在河道两边蔓延开来,那场面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如今的流量明星开演唱会。年轻的朱志根在河里卖力地游着,这只是一场义务的表演,但对他而言,和他参加过的所有比赛一样意义重大。

三年后,在浙江省运会上,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朱志根时,他兴奋地告诉记者,现在手上有一个很好的苗子,打算好好培养,将来他的成就甚至有可能会超过吴鹏。

“若是说遗憾,就是对家庭照顾得太少,当年儿子出生第三天我就离开了杭州,这些年也没在家里过过几个春节,今年过年又要带队去新加坡训练。”

9年的运动员生涯,他的自我总结是:“我不是最出色的运动员。”
可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升级为教练后的朱志根,才真正迎来了自己人生的黄金岁月。

岸边站满了围观的人群

那几年,每年朱志根休探亲假回老家,镇里都要给他组织一场游泳表演大会,地点就在离他家不远的小河里。提前好几天,镇里的大喇叭就开始广播了,预告活动的时间地点。到了那一天就更热闹,表演时间是中午,可从上午开始河道的两边就站满了人,大家都等着看这个“在国家拿过奖”的小伙子给他们一展伸手。

可是更多的,还是圆满,无论自己的人生成就,还是对国家的付出与奉献,都不言而喻。“我从浙江一个普通的小镇走出来,赶上了祖国快速发展的好时候,因为游泳,我入了党,上了大学,还成为了一名教练,带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所以我也不想辜负祖国的信任,希望能为中国游泳事业,散尽自己最后一分光和热。”朱志根说。

祝福语:祝大家心想事成、每天锻炼一小时,快乐每一天。

2010年,当时已经是全国资深教练的朱志根带着几名队员前往澳大利亚,向外籍教练丹尼斯取经。此时,朱志根已经从业满30年,但他没有执着于自己的成就和局限,而是选择完全打破自已以前的理论,把自己又变回一个小学生,跟着外籍教练学习国际顶尖的游泳技术。

当年他在家乡小镇河道里游泳

他躲在洗手间里痛快地哭了半小时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国游泳界开始走出国门后,中国男子泳坛历来都被世界高水平选手压制。相比当年“五朵金花”时期的辉煌,男子泳坛显得有些落寞。

这位一手带出孙杨的教练就是朱志根,从一个在钱塘江里打滚的小镇青年,到世界泳坛的一代名帅,风风雨雨48年。回顾往昔,朱志根十分感恩自己遇到的时代机遇。他说,要“为中国游泳事业,散尽自己最后一分光和热。”

表演结束,朱志根回到家,县人武部也为这个积极支持家乡活动的小伙子送来了慰问,顺便带来一刀十斤的猪肉。那是一个物资匮乏、买肉需要肉票的年代,对于农村出身的朱志根家庭来说,这刀肉意义非凡。“我妈妈接过肉,开心得掉眼泪。等人走了,她把肉分成一份一份的,左邻右舍一家送一点,嘴里说着‘都是托儿子的福’。”

“在自己家门口,给那么多世界顶级的游泳专业人士讲课,我当时的心情是很激动的。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进步,是中国游泳的进步,是整个国家的进步。“

这一拼,就是三十年。一有空,朱志根就抱着专业书籍啃,一听说哪里有补习班他一准儿报名,摸索总结自己的路子。

从一名小镇青年,成长为培养出中国第一个男子游泳奥运冠军的著名教练

伦敦奥运会上连夺两金后

汪佳佳

现在常去外国冬训,遍学世界新技术

1987年,广州全运会,浙江游泳颗粒无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差战绩。“当时回来了我们觉得头都抬不起来,怎么办呢,只有拼了命把我们的游泳搞上去。”朱志根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