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礼貌地道歉

报名表中还要求填自我介绍,小刘写到:活泼、乐观的东北纯爷们。

另一边,正好有个双眼皮、大眼睛的姑娘填写自己的要求:乐观、开朗、幽默、有男子气慨。于是,他们被配对到了一起。

“手机上没什么重要的消息,我最近和她联系少了。”说到这儿,这位刚满18周岁的小伙子半垂着头,有些烦恼。

晚上相对交流比较多,有时候两人会聊天到凌晨3点。

小刘在问卷上写下:身高160-165cm,体重90-110斤。“我其实不清楚女孩们的体重和身高是怎样的比例,那是瞎填的。”他说。而在“其他要求”栏,他只写了两字:好玩。

“她住六楼,下来不方便。”小刘觉得,自己把浑身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却还是看不到明确的希望。考试周开始,两人的联系变得有些少了,小刘皱起眉头,“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追下去,但不管最后成不成,我肯定不后悔参加这个活动。”

他很向往大学里的恋爱,但又有些“甜蜜的烦恼”。他不确定,这样的“一周CP”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恋爱。

一周CP

杨建华建议大学生家长也不必过于焦虑,频繁催促子女反而会使他们产生抵触心理。他认为,家长甚至亲戚朋友的过度催促也是很多年轻人逢年过节不敢回家的原因之一。在这个阶段,家长首先要做的是要给孩子灌输正确的恋爱观,让孩子不怕谈恋爱,学会谈恋爱。家长也要相信孩子,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大学生也是成年人,家长在给孩子安排相亲、介绍对象时,也要尊重孩子的意见。

小刘口中的“她”,是个双眼皮、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儿,是他在“一周CP”上配对上的“对象”。

“我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没说不行也没说行。”今年刚满18岁的小刘说到这儿,两个手搓个不停。

参加这个活动,如果完成指定的任务,可以拿到相应的分值。活动结束后,累计分数最高的有奖品领。所以,基本上参加的大学生都“玩”得很认真。

“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校园爱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杨建华回忆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尽管学校不提倡大学生恋爱,但仍有少数同学在遇到自己心仪的人时,勇敢地进入恋爱状态。

一周的活动快结束时,小刘买了一对耳钉送给女孩。

不过,匹配到心动女生的小概率事件,还是砸到了他的头上。“心不心动,看一眼就明白了。”小刘说。

甜蜜烦恼

小刘是被室友拉着去参加活动的。报名后填写了详细的问卷,并写下对CP的要求。

“欲速则不达。”杨建华说,一段稳定的婚姻,需要前期恋爱时长期的了解、相处、磨合,而这些都是急不来的。

杨建华觉得,一段理想的大学生活是:陶冶自己良好的人格、精神,掌握扎实丰厚的学识,邂逅一段美好的爱情。

“我本来只把这个活动当作游戏,毕竟第一次听到一周CP这样的活动,一开始觉得不太靠谱。”小刘知道不少参与者匹配到了与自己要求完全相反的案例,“就靠几个关键词,肯定很难完全符合要求。我听说,有个身高1米65的女生,配了个1米60的男生。”

咖啡馆里都是在复习的学生。这位身高一米八的东北小伙子刻意压低了声音,一边抹头上的汗,一边礼貌地道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好玩,就是活泼开朗,能和我玩到一块儿,还有一定要长得好看。”问到怎样的女孩才算好看,小刘眼睛笑得弯弯的,有些含糊不清地说,“就大眼睛,双眼皮呗!”

跨年的时候,小刘和她通了电话,一声“新年快乐”,意味着“一周CP”接近尾声。之后,小刘在在打卡群里实名向女孩表白,可是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应。

他也想象着,有了女朋友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肯定不会影响学习,恋爱和学习是两码事儿。”他觉得谈恋爱会让两个人的生活、学习变得更好。他不喜欢和别人整天黏在一起,但有了女朋友,起码得照顾好对方。

邂逅一段美好的爱

在“一周CP”的任务打卡清单中,互道早安、一起吃饭、一起运动等10个项目每个对应10个积分,换上情侣头像、一起看电影、逛街等5项对应20积分,一起跨年有50积分。最开始,小刘会在早上5点20分和女孩道早安。“我去吃饭、去自习、去玩都会告诉她。”小刘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不过后面几天没课,我睡到中午11点才跟她说早安的。”

进入大学后,小刘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质量下际了,不像初中、高中那样纯粹。

顺其自然就好

小刘没有想到,自己能匹配到符合要求的女孩儿。

如果能够遇到对的人,不妨谈一场恋爱。但这并不是说,恋爱是大学的必修课,“能够遇到合适的人是最好的,不能遇到的话就顺其自然。”

00后大学生的恋爱观——

对于大学生恋爱,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表示,家长会有这样的焦虑情绪可以理解。在现在的年轻人中,特别是女孩子,从大学步入社会,因为繁忙工作而错过恋爱的人越来越多。这就导致家长会认为,在大学里就有一段稳定爱情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而且现在社会上大龄青年越来越多,这也增加了家长对自己孩子未来婚姻的焦虑感。

一周交往

只是,18岁这个年纪的爱情,不就是这样懵懵懂懂的吗?

00后的恋爱观

期间,那个女孩买了两张电影票,邀请小刘一起看电影,并顺便打卡。小刘则请她到银泰吃西餐,吃完去抓娃娃。“我请吃饭,她请我看电影。她付饭钱,我就请她抓娃娃。”小刘抓了很久都没有成功,倒是女孩一出手就抓了两个,分给他一个。

恋爱不是大学必修课

聊天的时候,他全程没有碰手机,这与我们熟知的00后有些不一样。

后来他们仍然保持联系,每天互道早安、晚安。她发烧了,小刘就把感冒药塞进信箱,在微信上喊她找同学拿上去。

“我的室友前些日子找了女朋友,本来我们经常一起玩,现在都不带我了。”周围的人有脱单的,这让小刘挺羡慕。他说,过年回老家,要是亲戚朋友问“有没有女朋友啊”,这时能回答一句“当然了”,有面子。

晚上八点半,穿着绿色羽绒服、头发有些凌乱的大学生小刘匆匆赶到咖啡馆接受记者采访。他刚考完一门期末考试。

小刘来自黑龙江,寝室里有两个东北人,另外两位来自贵州和河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