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

  谢丹敏

  [在行业整体与同行大发展时,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反而出现明显缩减,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也从当时的业内前十跌落至30位]

  投资大佬李旭利即将回归社会,但资本市场不会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因为他已被终身禁入。

  和李旭利一起讲述“悲催故事”的还有他的老东家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交银基金”)。自2009年李旭利离职后,交银基金6年来经历了业绩、规模的大滑坡。在行业整体与同行大发展时,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反而出现明显缩减,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也从当时的业内前十跌落至30位。

  “李旭利、莫泰山(交银基金原总经理)走后,交银基金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一蹶不振。”国内一家基金公司渠道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交银基金现在是一家非常平庸的基金公司。他们业绩一般,这些年没有叫得响的基金产品,赎回压力却一直很大。”

  大佬即将重回社会

  早在几年前,公募基金行业讲述过一个“北有王亚伟,南有李旭利”的传奇故事。但如今,北边的那位南下深圳创办私募基金,另一位则身陷囹圄。

  交银基金原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李旭利,2011年8月份被上海公安机关以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罪刑拘,随后被法院二审判决该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4年。

  转眼间,李旭利“入狱”四年的时间就要结束了。若无加减刑等情况出现,今年8月份李旭利将重回社会。当下,一些市场人士关心的则是他是否能东山再起,重回资本市场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但事实通常是残酷的,法律也是无情的,李旭利为“老鼠仓”罪行付出的是终身禁入的代价。

  据证监会[微博]公开资料,2005年8月至2009年5月,李旭利担任交银基金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交银蓝筹基金经理职务,有权参与交银基金所有基金的投资决策,并对蓝筹基金的股票投资具有直接决定权。2009年4月7日,在交银基金旗下蓝筹基金、成长基金对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进行建仓的信息尚未披露前,李旭利指示五矿证券深圳华富路证券营业部(现为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李某君,在李旭利及其家人控制的岳某建、童某强名下两个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蓝筹基金、成长基金买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累计股票成交额5.2亿元,并于同年6月间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通过股票交易的差价获利近900万元,此外还分得工商银行股票红利约170万元。

  李旭利的行为情节严重。在法院裁定李旭利内幕交易罪名成立后,证监会认定李旭利为证券市场禁入者,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这意味着,即便李旭利出狱,他也不能回归证券市场、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和证券投资水平,像王亚伟那样转战私募市场再创一番事业。即便大佬重回社会,他已经失去了回归证券市场的权利,依靠投资东山再起几无可能。

  老东家交银基金“面目全非”

网赌被黑,  与李旭利一样坠落的还有他的老东家——交银基金。

  在李旭利离职后的6年间,中国公募基金行业整体触底反弹,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末,中国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2.39万亿;到了2015年6月,这一数字变成了7.11万亿,6年间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增长了2倍。

  与行业盛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交银基金的每况愈下。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09年末,交银基金旗下11只基金产品累计管理资产规模924.34亿元,在国内6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9,平均下来每只基金的规模为84亿元;6年后的今天,交银基金的规模出现了明显的缩减,截至2015年6月末,交银基金旗下46只基金,累计管理资产规模752亿元,平均下来每只基金规模仅为16亿元。

  6年时间,交银基金尽管旗下基金数量从11只增长到46只,但是平均一只基金的规模则缩减了近70亿元,总规模缩减172亿元。在行业大发展的时期,交银基金沦为“异类”,行业排名从第9跌到了30位。

  交银基金是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也是一家中外合资基金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交银基金由交通银行持股65%、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0%、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持股5%。

  国内一家基金公司华东渠道区域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交银基金作为一家银行系的基金公司规模出现明显的逆势下滑,一方面是核心管理层的变动、基金经理频繁跳槽等原因造成的。早期莫泰山、李旭利等离职后,交银基金内部一度呈现空心局面;另一方面,也是没有利用好大股东渠道资源。“当然,这和它的业绩有重要关系。”

  晨星数据显示,最近五年股票型基金年化回报率最差的40只基金中,交银基金旗下交银精选股票、交银蓝筹股票上榜,五年年化回报率分别为8.02%、8.03%,排名第35、36位。

  据相关媒体报道,近年来交银基金旗下老牌基金经理持续离职,交银基金也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之中,旗下近半数基金经理管理年限不足1年。Wind数据显示,交银施罗德基金在任的16名基金经理中,王崇、任相栋、孙超等6名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不足1年,另有唐倩、李德亮、赵凌琦等4位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不足2年,公司老将仅余投研总监项廷锋和张迎军两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